李建成给李世民喝无药可救的鸩酒,为何李世民却没有遇害


  《旧唐书》记载:“(李建成)后又与元吉谋行鸩毒,引太宗入宫夜宴,既而太宗心中暴痛,?吐血数升,淮安王神通狼狈扶还西宫。”

命。

  李渊知道这件事后,对李建成说:“秦王素不能饮,更勿夜聚。”从这句话可以看出,虽然李建成和李元吉想谋杀李世民,但是李世民并没有告诉李渊,所以李渊才说那么样的话。

  

  (李世民剧照)

  不过,这一段历史记载其实是很让人怀疑的。怀疑这不是真实的历史,而是后人加上去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一,李建成和李元吉就算下毒谋害李世民,也并不确定所用的毒就是“鸩毒”。毕竟谁也没看见过他们下毒。而《旧唐书》却明确地说这是“鸩毒”,显然,这话除了来自于当事人李世民的特意交代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说这个话。

  其二,“鸩毒”实际上是一种子虚乌有的毒药。什么是“鸩毒”?说的是用鸩鸟的羽毛在酒里扫一下,这种酒就成了鸩酒。喝了这种酒就会中鸩毒。但事实上,鸩鸟这种鸟本身就是子虚乌有的鸟,是不存在的。而且按照历史上对鸩毒的介绍,中了鸩毒是无药可救的。既然无药可救,为什么李世民仅仅只是吐血数升,并没有死呢?

  其三,李世民陪李建成和李元吉喝完酒后吐血,也有可能并非喝毒酒,而是酒喝多了,造成了胃出血。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不能因此就说李建成和李元吉是想害李世民,更不能直接就说这是中了鸩毒。

  其四,这段文字,记载在《旧唐书列传卷十四》里。《旧唐书列传卷十四》主要是记载李渊的二十二个儿子。其中,介绍李建成的文章排在第一位。这段文字,也就出在介绍李建成的文章里。

  

  (李建成剧照)

  不过,读?馄恼碌氖焙颍矣幸桓銎婀值母芯酢@罱ǔ伤淙皇恰耙印保暇乖惫印W魑奶樱簧隙ㄊ亲龉芏嗍虑榈摹5牵舛挝淖掷铮樯芾罱ǔ勺銎渌虑榈牡胤椒浅I伲蠖嗍窃诮樯芾罱ǔ扇绾斡肜钤唇幔绾斡肜钤ǖ哪切┖箦枪唇幔敕缴璺ㄕ卫钍烂瘛6艺卫钍烂竦拇问幌掠谑巍?

  不仅对李建成的介绍是这样的,对李元吉的介绍也是这样的。同时,对李元吉的介绍中,还不仅仅是说他想整治李世民,还有他在阴谋陷害李建成。给人直观的印象,是李元吉联合李建成打倒李世民后,他在想办法除掉李建成,他自己当太子。

  其五,同样是这一段介绍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文字,竟然有好几处地方在说,李渊要立李世民为太子。比如“时太宗功业日盛,高祖私许立为太子,建成密知之,乃与齐王元吉潜谋作乱”。

  

  (李渊剧照)

  再比如,文干造反后,李渊派李世民前往平乱,并对李世民说:“文干事连建成,恐应之者众,汝宜自行,还,立汝为太子。”就是说文干造反与李建成有关系,李渊让李世民平定叛乱后,就立李世民为太子。

  又比如,李渊对李世民说:“发迹晋阳,本是汝计;克平宇内,是汝大功。欲升储位,汝固让不受,以成汝美志。”就是说,最初起兵是李世民的计策,打下大唐江山是李世民的功劳。本来想立李世民为太子,但是李世民却数次不接受。

  在介绍李建成和李元吉的文章中,竟然有三处写到李渊想把太子之位让给李世民。这实在是非同寻常的。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旧唐书》上实际上并不是在对李建成和李元吉的人生经历进行介绍,而是在证明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就是,李世民发动玄武门政变夺取储位,是理所当然的,是光荣正确的。

  也就是说,李世民喝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酒后,吐血数升,正是李建成残害李世民的重要证据。

  (参考资料:《旧唐书》)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