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只有她知道魏无羡为何不佩剑了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876470-88275eb6dc730588.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江澄于魏无羡,更像是一种羁绊,一种从小一起长大的,手足情的羁绊。

  而相比于江澄,总觉得魏无羡和温情才更像朋友。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称不上是朋友。

  那时候我们还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着自己的使命职责和性格。

  但是不知为何,相处的久了,对你多了欣赏少了漠然。

  魏无羡与温情,因同在云深不知处听学而相识。

  那时候的温情带着使命而来,与魏无羡有着不同的立场。但是后来魏无羡救了阿宁,她是感恩的。从温情让弟弟阿宁一直随身带着魏无羡送的符咒也可以看出,她是相信他的。

  我信任你吗,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到处惹麻烦,我却最终还是为你心软了。

  我认同你做的事,但是,别怪我冷漠。

  毕竟,我们不熟,我也还不是你的朋友。

  温情也曾告诫弟弟阿宁要远离魏无羡,但最终还是在云梦出事,魏无羡最惊惶无措的时候收留了他。

  他向她借医书,日夜不眠的寻找救治江澄的方法。

  温情为他送来吃食,叮嘱魏无羡这是他师姐为他亲手做的粥,她知道魏无羡怕师姐担心。她知道他心里在乎的人是谁。

  温情站在门外,看魏无羡靠着师姐哭的像个孩子。她没有打扰他们,只是转身走进书房,将摊开满地的医书一本一本捡起来,收好。然后一本一本接着开始翻看,帮他继续寻找救治方法。

  你可知,我本想对你敬而远之的。

  但是为什么,我又帮了你。

  是因为你对我说,如果换做我,也会做相同的选择吗?

  不久后,魏无羡不再翻看那些医书了,坐在门口发呆。

  温情走过来,坐在了他旁边的台阶上。

  魏无羡说,他找到救治江澄的方法了。

  听到这个消息那一刻,温情为他高兴,然而,脸上欣喜的表情还没褪去,就听到了他接下来的话。

  温情很生气,掉头走回了房间,明确的拒绝了魏无羡,她说,用这样的方法,我做不到。

  温情知道在魏无羡心中,江澄就如他最亲的家人一般,只是她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可以为了救江澄,做到如此地步。

  魏无羡,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江澄救好了,那你呢,你要怎么办?

  我将你的全部努力都看在眼里。

  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你请求我帮忙。

  或许因为惺惺相惜,或者只因为是你,所以我劝服了自己。

  后来,温情见到了江澄,第一句话就是,他呢?

  江澄好了。

  但是魏无羡,你在哪里?

  江澄什么都不知道,温情也不会询问太多。

  因为她答应过魏无羡,答应他要帮他保守那个秘密。

  只有她知道,魏无羡是用什么方法救了江澄。

  也只有她明白,曾经最是风度翩翩的世家小公子,如今为何不佩剑了。

  我终于懂得了,你一个人的时候有多么不容易。

  我不知道你的消息。

  但我会像你一样,拼命努力。

  我的朋友。

  再后来,温情和弟弟被抓了。

  她们家族一脉,世代行医,只救人,不杀人。却终究逃不过被抓的命运,沦为了各大世家的阶下囚。

  温情被迫与弟弟阿宁分离,不久却发现弟弟失踪了。

  她逃了出来,一个人踏上了寻找弟弟的征程。

  热闹的街市上,她衣衫褴褛,形容狼狈,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行踪。

  而这时,迎面走来一位黑衣公子,一根竹笛,一壶清酒,还是那个肆意潇洒的魏无羡。

  人群熙攘,他们,擦肩而过。

  直到温情被人撞倒。

  他突然就回了头。

  四目相对,沧海桑田。

  为了温情,魏无羡独自一人,闯了金氏家宴。

  在众人的质疑,反对,不解中,得知了温宁所在。

  他在雨夜之中纵马前行,不知道要去哪里,但义无反顾的,将她护在身后。

  我想,这便是朋友吧。

  魏无羡,我们,是朋友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