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被抓!暴风前高管:不意外,迟早的事


?

3924字| 7分钟阅读

7月28日晚,风暴集团(.SZ)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冯欣被涉嫌犯罪的公安机关带走。 Mustang Finance第一次联系了一位前Storm集团高管。另一方说:“不出意外,迟早。去年我们预测他会进去。”

但是,由于具体原因,另一方表示暂时披露它并不方便,但只会重复人们会被“惊呆了”。

暴风持续暴

根据《第一财经》,冯欣被捕,主要是因为Storm集团于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联合推出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Silva Holdings SA。光大资本“)。称为“MPS”)和冯鑫在此收购中,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同时《第一财经》表示,冯鑫采取的措施涉及8人,包括风暴集团的内部员工,以及前员工,以及为冯工作的公司外部员工。辛在MPS合并过程中,包括前风暴集团秘书毕世贞。

上述风暴高管告诉Wildman Finance:“抓这么多人,证明我的判断没有错。不过这些被抓的人都只是马仔而已。

Mustang Finance发现毕士钧曾担任暴风集团董事、董秘和CFO已于2017年辞去董事会和首席财务官的职务,最终离开了风暴集团。直到2019年5月17日,曾担任风暴部长的毕世贞才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并回到媒体报道。有趣的是,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网站发布交付公告时,有人说“风暴集团无法与您取得联系”。解释为,毕士钧已与暴风集团“形同陌路”。

然而,毕世贞曾被外界视为风暴集团的“主要英雄”。毕世贞是投资人,曾在云南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中信证券和金石投资工作。在金石投资于2010年领导风暴技术后,比什伊立即进入风暴公司。 2015年3月24日,Storm Group完成了创业板上市。

关于冯新采取强制措施,后续行动应当详细披露。但是关于暴风集团斥52亿巨资收购MPS一事,早在6月份就已经曝出端倪。

6月初,招商银行向中国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后者赔偿35亿元。在两只首都鳄鱼的眼泪背后,正是风暴集团收购了MPS。

2016年,为了收购MPS,光大资本和风暴集团共同成立了上海协信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简称“兴新基金”),最终动员了52亿元,投资2.6亿元。

然而,最受欢迎的快乐收购以“不流血”结束,涉及的财团,包括中国光大,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爱建信托等知名金融机构陷入了泥潭。这就是为什么招商银行要求光大资本弥补35亿。同样在这52亿美元的收购中,关于冯鑫的各种传言开始出现,有指其涉嫌募集资金过程中存在回扣和行贿行为。

事实上,除了现在变得一团糟的52亿次收购之外,这场风暴已经暴露出隐患。曾经有很多风景的明星公司现在很难说。

7月25日,《财经天下》周报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经调查了该风暴的银行存款,车辆,房地产,股权等,并发现暴风城集团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并重新列出它。失去信任的人名单。

早在今年4月,就有一些媒体报道说暴风雨组织暴风雨组织由于拖欠工资而被雇员拖走以收取债务。还有曝光,说暴风电视还违反了三包规定,在保证售后实施,涉及数千家经销商。

然而,对于上述负面消息,风暴集团否认了这一消息。作为回应,暴风城集团和冯欣在同一回应中被捕。 “风暴集团仍在正常运营,技术和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即使在冯欣被迫采取措施的公告中,风暴也反复强调:“公司的运营是正常的。公司的管理层将加强管理,以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的正常运作。”/p>

被资本震撼的小镇青年

冯欣是贾月亭的老乡,比贾月亭年仅几个月。贾跃亭曾在乐视年会上演唱过《野子》无数次吸收,当时贾月亭仍然处在高光时刻。巧合的是,冯欣也在新闻发布会上演唱《野子》当“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浪”脱口而出时,可能冯鑫的脑海里幻想的还是暴风成为下一个互联网巨头。

然而,现实是令人尴尬的!

冯昕1972年出生于山西省阳泉市。1993年,他在山西阳泉矿务局工作。对小职员的待遇无法满足那些血腥的血腥青年。因此,从工程专业毕业的冯欣已经出售并出售了文曲星,并开设了汕头工厂并出售了软件。虽然经历相当丰富,然而距离实现他的暴富梦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1999年,冯新银出错了,去了北京金山软件有限公司(简称“金山软件”),从基层员工到销售经理,市场渠道部门主管,毒霸业务部副总经理。

金山软件的工作经历也成为冯欣命运的转折点。 2004年,冯昕离开了金山。一直是文学艺术家的冯欣说,他在成都的山上钓了三个月,这是江太公钓的一点点。最后,冯欣还等着自己的博乐周鸿。

当时,周鸿还在雅虎中国,他正在寻求热情。因此,拉凤新加入公司,成为雅虎中国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然而,这两种气质的合作并没有持续多久。 2005年,周鸿离开雅虎中国创业。

这是互联网创业高潮的时候。两年后,在蔡文生的帮助下,冯鑫买下暴风影音,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至此,冯鑫开始在暴富的路上一路狂奔。

2007年,Storm Video成为中国视频播放器领域的领导者。然而,风暴的势头很快被无数后来者挤压,风暴继续从当地的广播工具改善到在线视频以适应市场。

早在2012年,风暴就已准备好上市并出现在创业板的宣言清单上。然而,到2015年,风暴集团终于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2015年,正值A股大牛市。暴风经历了40天36个涨停板,创造了A股的奇迹,市值一度达到408亿元,远超暴风对标的优酷,市盈率达1000倍。

今天,风暴的市场价值是20亿,与峰值相比下降了90%以上。

%5C

东方财富

在出现2015年每股327元的高光之后,暴风开始走下坡路。风暴的这种变化一方面是由市场环境引起的,另一方面是冯欣的掌舵。

突然意识到财务自由的冯欣在拥有巨额资金后开始抱有更大的抱负。风暴的战略也开始变得更加活跃。对于这种对资本的影响,冯欣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企业家》:“对我们来说,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十年,从来就没有过核武器,从来就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的。突然给你一个,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上市仅仅两个月后,冯信义就充满野心,他的雄心壮志就是由首都提供的。在新闻发布会上,“丰丰科技将全面从网络视频企业转变为DT时代的互联网娱乐平台。”

并表示,风暴“要在大型用户社区,与音乐,视频,游戏等行业有联系。”当时正是和冯欣一起画的是贾月亭。 Leshi生态链曾一度使资本市场匆忙。

但是2016年下半年,乐视模式就已轰然倒塌。当时暴风还沉浸在冯鑫画的大饼中。

无论是风暴布局VR,体育还是电视等,它终于消失了。不愿意的冯欣试图通过股权承诺,让令人窒息的风暴窒息。选择数据显示,冯昕仅在2017年上半年承诺了12次。

“乐视第二”三年前已露端倪

在冯欣的频繁承诺背后,风暴现金流令人担忧。

2018年5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向暴风城2017年年报发出询问函,现金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询问函指出,风暴集团2017年业务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4.93亿元,连续两年为负。

Mustang Finance(微信:ymcj8686)注意到,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为负2936.82万元。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风暴集团2017年筹款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也为负1.75亿元,这是自上市以来第一年的负面影响。这意味着风暴组的血液生产能力没有提高,补充血液的能力也大幅下降。

除现金流外,Storm Group的综合盈利能力也值得仔细研究。尽管2017年风暴集团实现净利润.3万元,但少数股东权益却为2.29亿元。

早在2017年8月《穿透暴风集团净利润迷雾》(点击此处查看文章链接),野马金融就指出,通过对风暴控制及其他子公司的“控制”来控制收益权和投票权,风暴集团(原名“风暴科技”)就投下了大量的亏损。o暴风司令的“少数股东”,这在财务报告中反映出来,也是“少数股东权利”,这些少数股东公司中约有一半是冯欣自己的董事长。

这种结构不禁让人想起了原来的乐视网,它是通过对乐视网新的“少数股东权利”的处理,将收益留在上市公司制度中,而亏损留给“右手”的非上市公司来维持上市公司的股价。

乐视与暴风,相似的财务调节,相似的互联网思维,相似的扩张手段,相似的股价走势图,以及同样喜欢勾勒未来表示“消去”、“维度”、“物种”…市场总是习惯于将两者进行比较,而风暴集团则是“乐视第二”。讨论。

这位荣誉人士强调了结果。主营暴风电视的暴风指挥官,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3.48亿元,同比增长45%。其中,成本较低的经营者实现营业收入6700万元,同比增长370%,且经常烧钱。严重的电视产品损失已大幅减少32%。2017年,冯欣“两年内盈利”的言辞似乎得到了落实。

被毁坏的人看到了危险。如上所述,Storm Group在这一阶段的造血能力不足,在处理财务报告方面表现出高超的技能。再加上在融资环境中变得越来越冷的黑天鹅,明天将发生什么将很难说。

今天的LeTV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一个黑洞,Storm集团自然渴望强调它与LeTV不同。冯欣本人多次表达了他对这个头衔的厌恶,并使用了一系列“非常痛苦”,“非常紧张”和“极其无稽之谈”的表达方式。暴风城集团的相关人士还向Wild Horse Finance强调,集团有明确的战略规划和推广节奏。它不是盲目扩大燃烧资金,而Storm TV等产品有很好的市场反应,这与LeTV完全不同。

各方的立场和意见都有自己的逻辑和立足点,任何两家公司都有异同。当然,市场的核心问题仍然应该落在企业本身。

%5C

Sky Eye View

而暴风集团披露额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亏损达2.3亿元。此外,公司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亏损就已高达10.9亿元,属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净资产仅为2400万。如果损失继续,净资产将变为负数。

冯昕曾公开表示,“风暴已达到今天的程度。我不怪团队,不要责怪A股环境,不要责怪我的任何债务人,不要怪任何为我做生意的人。真实的是99.999%。仍然要责备自己。“

如今,暴风集团风雨飘摇,冯鑫又被抓。曾经成就了冯鑫的暴风,最后还是终结了冯鑫,令人唏嘘。对于冯鑫被抓,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部分发表评论。

来源|野马财务(ymcj8686)